弓がしなり彈けた焰
夜空を凍らせて
凜と蒼く別離の詩を
戀人を射ち墮とす

 

【丐明】一诺千金 02(文力死了)

•绑定情缘什么的可以互相灰机票好开心~
•我究竟是把这个故事写成武侠世界还是游戏架空我好纠结。(不如说不会写古风)
•我要怎么写大战任务竞技场和战场攻防啊!!!我不知道……
•认真你就输了。拖了这么久其实我到底想不想让人看啊?


苏九墨不是很会喝酒,但是猴酒甜甜的很合他的口味,于是忍不住贪嘴了,落得轻功都不敢飞的下场。他看着关公庙下面的空地,稍微有点恐高了。

“唔……莫焱,我下不去了。”他支支吾吾的说。

“啊……”莫焱忍不住掩面,“你不会喝酒你还——算了,小笨蛋,我就勉为其难带你下去吧。把你的猫抱好了。”

苏九墨愣愣的,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是还是下意识的抱紧了花花,然后下一秒他就给莫焱拦腰圈在怀里,莫名其妙就被抱着飞了起来。

——哦对,丐帮轻功还可以带人飞的啊~他突然想起他前些日子拜得的一个亲传师父,是个丐萝,手法犀利好打架,就是有时候有些搞笑。师父也突然拽着自己飞过,然后把自己摔成重伤……

想到这儿苏九墨一哆嗦,小声问:“莫焱你不会摔死我吧?”

“你乖乖别动就不会。”

“哦。”

莫焱搂着苏九墨的腰,腰身很细很柔韧,这傻乎乎的小明教一身破军装,露出度着实不高,莫焱心里惦记着,若是这家伙穿的是破虏就好了,可以摸到腰上的……

——想看他穿破虏!

他一边带着他轻功飞起,一边脑子里也开始幻想着苏九墨穿破虏时的样子。

轻功落地,他心里有些恋恋不舍的放开苏九墨的腰,看着对方还有点晕头转向的样子,真是的,戴着帽子看不出来,但是摘了帽子看起来就像个小孩子。

"喂,小猫,你从浩气盟跑出来是不是还没有入阵营?"莫焱酒壶一甩,"如果是这样的话,下个月你来我恶人谷吧。我带你拜会谷主。"

"好。"苏九墨轻轻的点了点头。

"喂~~莫焱,大战四缺一啊!"

"我师弟喊我去大战了,小猫,下次见。"

"我不叫小猫——"

"呵呵~"莫焱抬手揉揉他的黑色碎短发,"知道了,小九墨。"

君山分别之后苏九墨每天都辗转于主城和各个没去过的城市。看着那蜀中的月亮,看着胡姬的舞蹈,他无比想念大漠那轮幽冷的月亮和往生涧一起训练的师兄弟。一个人毕竟还是寂寞,于是他决定——拜去恶人谷。

恶人谷的炙热让他想起了龙门荒漠,作为一个有些迷糊的异邦人,他初来乍到第一天就迷路了。

"奇怪,要怎么走?"他有些着急,四处寻视只发现前面有一间客栈。

"平安客栈?"他站在门口呆呆的念着那看起来有些晦暗的匾额,感到有些某名奇妙,早闻恶人谷里多恶徒,何来平安可言?不过纵使是黑店也总比自己一个人没头没脑乱走要强百倍。"进去问个路吧。"

于是他推门而入:"请问——"

"诶呀~~这位少侠~~长得可真是英俊啊~"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妖艳妩媚的女子立刻迎了上来,伸手就捏了捏他的脸。“诶呦,皮肤也好,嫩出水了~”

"哈?"苏九墨面对女子的行径吃了一惊,不知做何反应,一下子红了脸,"那个,我——"

"诶呦还害羞了!真可爱~一看你就是从谷外来的,第一次到恶人谷来吧,来来来,姐姐我请客,来喝一杯吧。"说着就端起桌上的酒壶酒碗给苏九墨倒酒。

女子眉眼含笑煞是热情,盛情难却,苏九墨在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接过酒碗没头没脑的一饮而尽。这一喝不要紧,他随即感到头晕目眩,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扭曲。

女子笑容从妩媚多情变得狠辣:"小家伙嫩得很,恶人谷我花蝴蝶的酒也敢随便喝,现在你就是老娘的新奴隶,如果想要解药的话就乖乖听老娘的话!"

苏九墨正扶着脑袋倚着柜台一副随时准备倒下的状态,而这时门外进来一人,嗓音煞是熟悉:"老板娘,给我打一壶酒——诶!九墨?!"

推门进来的正是莫焱,苏九墨打落了空空的酒碗倚着柜台呆呆的回头看着他,却大概只看得清他的轮廓。

“莫……焱?”

"!!"莫焱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刚入恶人谷时也经历过这样的事。"花蝴蝶,你给这小家伙喝了什么——"

"诶呦~我当是谁,是莫公子啊~这明教的小弟弟太可爱忍不住就欺负了一下,怎么原来是熟人吗?"

"少废话,解药拿出来不然我可就要大闹你平安客栈了。"

"好吧好吧,老娘白白损失一个可爱的小奴隶,不过既然是莫公子的朋友就卖你个面子。"花蝴蝶凤眼一挑转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包药粉,掺在酒里递给莫焱。“给他喂下去吧。”

"来,小猫,这个喝了。"莫焱把酒端到苏九墨唇边,看着这稀里糊涂的猫把那碗解药灌进肚子。

两碗烈酒下肚,苏九墨一个字都没来得及多说,就一头栽倒在莫焱怀里。

"哎——"莫焱急忙扶住他,整个人都有些无奈,原来这家伙真的不会喝酒啊……

"楼上还有房间吗?"他无奈的问花蝴蝶。

"楼上雅间你随意挑好了~"花蝴蝶不在意的摆摆手坐回柜台去。

"谢了。"莫焱单手抱起苏九墨,这个笨猫软趴趴的,整个身子轻飘飘的,莫焱忍不住想要在他清醒之后问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

他抱着苏九墨往楼上走,却见一个七秀坊模样的姑娘快步走来。莫焱一见不好,来人正是他的江湖师姐,叫做乔婳。正要躲下楼却被师姐一把擒住。

"见了师姐就要跑?你什么情况啊师弟——"乔婳笑靥如花却带着愤怒的青筋。

"师姐,生气会长皱纹。"

"贫嘴!诶呦~~怀里抱着的又是哪家的美人啊?"乔婳八卦的凑过去,然后一脸惊恐的后退八步,夸张的尖叫,"你这个变态终于对男孩子出手了吗?!禽兽,败类!!这孩子看起来才十几岁你也下得去手!!"

"别叫!就知道你会这个反应我才会躲着你的!"莫焱扯着嗓子喊回去,"再说我是那样的人吗?"

"这孩子这么可爱别说你我都想要下手了好么?"

"师姐你才是变态吧。"

"住口,怎么和师姐说话呢?"

"我只是想要好好安顿他,这孩子是我前些日子偶然认识的。这次来是加入我们恶人谷的,等他醒了我准备带他拜会谷主。"

"你真的不会对他出手?"乔婳一脸担忧。

"他看起来还没有成年我不会出手的啦!!"莫焱脸涨得通红,有时候他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姐脑子里是怎样的构造。

"成年了就能出手?"乔婳用看着不法之徒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师弟。

"师姐你可以走了吗!"

送走了八卦的师姐并且允诺了给师姐买新的发簪,莫焱叹了口气进了包厢,关上门抱着苏九墨想要把他放在床上,却发现这家伙不知何时紧紧攥着他的衣襟像个不安的孩子一样。他尝试了一下,没有挣脱,于是他尴尬的保持着弯着腰的姿势站在床边。

“这,这可是没有办法哦!”他念叨着,然后一边默念着自己没什么想法没什么企图一边挤上了那张床。

——因为这家伙不放手嘛!

他这样给自己找借口。刚躺到床上,那明教弟子就寻着体温钻进他怀里,手扔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襟。

莫焱为难得直愣愣的躺着,不是没有和各色美人享过鱼水之欢,莫焱本人也不是什么禁欲主义者,可是眼前的家伙看起来似乎都没有成年啊——不不不自己本来也没打算对他出手,现在节奏有些太快了!想起师姐的话脑子里无法控制的产生了一些绮丽的遐思。

莫焱脑子混沌,而苏九墨却睡得很安稳,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的感觉好安心,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像是童年时期依偎在母亲怀里的那种安心感。他根本不晓得莫焱现在脑子里像是在天人交战。

——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啊啊——算了干脆我也一起睡吧!

最终莫焱决定放弃思考,他闭上眼睛决定干脆倒头睡过去。可是闭上了眼睛其他的感官就开始敏感了起来,苏九墨身上有着淡淡的酒气,还有着不知名的明教弟子特有的熏香气息,淡淡的幽香混合着酒气钻进鼻腔里,莫焱的脑子更加混乱,他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搭在了苏九墨腰上,并且小幅度的往他的方向靠了过去。

抱着个香香软软的身体的感觉简直不能更美,如果成年了的话就可以做点什么——等一下!自己想做什么啊!!

莫焱忍不住心里开始埋怨师姐,都是她的错,所以自己才会想些有的没的。埋怨着埋怨着,他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到再醒过来已经是几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天色已经擦黑。莫焱睁开眼睛就看见苏九墨乖乖的睡在自己怀里还有那略显乖巧和几分柔弱的睡颜。

——这家伙酒量真的很差啊?唔,睫毛好长~唇形也很好看诶!啊啊!!!又想了奇怪的事……

莫焱尴尬的摇摇头想要把那些暧昧的幻想驱散出去,他轻轻拍拍苏九墨柔软的脸蛋:"我说,小猫,起来啦——喂~醒一醒。"

苏九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带着睡意朦胧点模糊,他点眼睛里蒙着水雾,看起来像是融入了昆仑的冰原一样。醒来的他发现莫焱在盯着自己,他揉揉眼睛有点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他眼神里传达的意思是"你一直盯着我干嘛?"但是他迷迷糊糊揉眼睛脸色绯红的样子却让莫焱彻底傻了眼,他把那羞涩硬生生看成了一种诱惑。

——太可爱了!!!

莫焱感觉自己脑子里仿佛炸开了一大片的烟花,怀里的小家伙虽然并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动人心魄的美人却是相当的耐看,眼前这双颊泛红的样子更是可爱可口。

他忍不住收紧手臂靠过去:"我说,你究竟多大了?"

"诶?"苏九墨愣了一下,"我没跟你说过么?我还有几个月就二十岁了。"

"!!"莫焱惊呆了,"我还以为你只有十五六岁!!西域和中原的混血果然都显得小吗?"

"怎么可能会那么小啊?不然教主是不会放我出来游历的吧。"苏九墨笑笑,他还躺在床上,笑起来的模样又让莫焱感到了心痒难耐。

——成年了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做点什么了呢?

想到这儿,莫焱坐起身看着还因为药效有些头晕的苏九墨:"喂,小猫,你缺情缘吗?"

"诶?"苏九墨一愣,然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我还没有情缘的——"

"那——”莫焱说,“你看我怎么样?"


-TBC-

时间有点长这一章我编得有点痛苦。。。TUT





评论
热度(8)
Top

© 桃生爱🍑Monou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