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生爱_Monouai

【所有loft文章和照片,均谢绝转载】

徒有其表的老司机,身残志坚的美少女。
沉迷废狗,日渐咸鱼。
阵营:混乱善良。

© 桃生爱_Monouai
Powered by LOFTER

【丐明】一诺千金 01(慢热,肾)

•一部分是真实来源于我们游戏的过程。
•犀利恶人丐X蠢蠢的恶人喵。(没错我就是蠢蠢的)
•写大纲时我还是出门必挨打挨打必重伤的软脚猫,现在已经能开始摘人头了。家丐调教的好~TUT
•如果你是网三纵月的,看到一只叫苏九墨的恶人喵,那么……求放过。



莫焱第一次见到苏九墨时是在枫华谷,那个戴着帽子的明教弟子正在被浩气盟的人追杀。莫焱今天心情不错于是上去几掌就解决了那两个一袭蓝衣的家伙然后他再转头看那个被没出息的追杀的明教时,却发现对方早已不见踪影。

“……真没有礼貌。”他皱了皱眉,然后转身疾行离开准备去长安西市玉胡楼喝酒。

丐帮轻功轻盈如水,他疾步如飞,却隐约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他。他不耐烦的打算大轻功飞起来,结果却遭遇了一记锁足。

“我说啊……我救了你你还跟踪我缴械我你究竟想干嘛啊!”莫焱解除了僵直后转身有些恼火地看着那戴着帽子的白衣明教。

“我……”那青年摘下帽子,低下头一脸委屈,“我只是想和你道谢,可是你跑得太快了。”

——一只短腿猫!

莫焱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青年,黑色的碎短发,脑袋后面绑了一根细细的像条小尾巴的小辫子,周正的五官带着中原人的柔和线条,看起来不似纯血统的波斯人。

莫焱见过很多明教子弟,恶人谷里不乏冷艳的银发波斯美人,眼前的这家伙显然没有那些个波斯猫好看,甚至看起来还有些稚气未脱的感觉——总而言之就是看起来很好欺负。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却又长了一双看起来很锐利的银白色眼睛,左眼附近还有一条骇人的长疤。

“算了……反正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莫焱摆摆手,心说这小子还不是没心没肺的白眼狼——虽然真的长了一双白眼睛。“下次小心一点,被人追着揍你倒是隐身逃跑啊!不过为什么你会被他们打?你并不是我们恶人谷的人吧?”

“嗯……因为我叛逃了。”明教青年似乎是露出了一丝苦笑,“几个时辰前我从浩气盟叛逃了。我不想和毁我家园杀我亲人的人一起共事,反正我明教在他们眼里也是邪魔外道吧……”

“……”莫焱看着他,似乎有些烦躁,然后他拎着酒壶往背后一甩潇洒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要不要来我恶人谷?虽然也有三教九流之人,但是比起浩气盟,要逍遥自在得多。”

然后那黑发的明教弟子笑了,莫焱发现这家伙笑起来还是挺可爱的。

“好。”他这么说。

然后他们道别,背向而行。

莫焱飞上长安城房檐的那一刻突然想起来他忘了问那家伙的名字。

——反正还会再见吧?

——大概……

他不会承认他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小后悔。




莫焱第二次见到苏九墨,居然是在丐帮总舵。而那个明教弟子居然伪装成了他丐帮子弟并且在和他的是兄弟们一起静心打坐。若不是那双眼睛和那道伤疤太明显他怕是也认不出他的。

“喂……别装了,我知道你不是我丐帮中人。”莫焱走过去拍了拍打坐的猫的肩膀,“你身上连酒气都没有你装得再像也没用。”

明教尴尬的破除了伪装,仍然是那一袭白衣,他尴尬的想要戴上帽子,却被莫焱制止了。

“我们又见面了啊,小猫~”




苏九墨得承认,最近他天天游走于丐帮领地,君山的桃花,广阔的洞庭湖,熏人欲醉的酒香还有洞庭湖里的鱼……比起苍茫大漠和那轮冷冷的月亮,他更喜欢丐帮这种热热闹闹的感觉,附近村镇的居民也很热情。他伪装成丐帮弟子的过程中吃到了好吃的鱼类料理,然后回忆起儿时娘亲说的话,果然中原是个美丽的地方,就连食物都很好吃。在君山的这段日子每天都能吃到新鲜的鱼,简直太幸福了~

而且,他还有些小心思。自上次被那个丐帮救过之后,还是想要见他一面的,上次忘记问他的名字,也无从打听,感觉自己真的被自己蠢得哭出来。

结果今日打坐时却真的碰上了——

原来世间真的有缘分么?他歪着脑袋想。

“你不好好在你的大漠修行跑到我们丐帮来干什么?”

苏九墨心下一惊,然后不自觉的露出一副有些受伤的表情……什么啊,原来对方不欢迎我来啊……

其实莫焱只是想逗逗他的,没想到眼前的人却露出一副被欺负的委屈表情,一时间他有些慌了手脚:“不是,我不是想要欺负你……我——”

然后他眼前的苏九墨默不作声的戴上帽子,一个大轻功飞向了关公庙的方向,莫焱呆楞了两秒,叹了口气,转身轻功飞起追了过去。



苏九墨坐在关公庙的房檐上,怀里抱着一只小猫咪,那是在往生涧修行多日,圣女见他也是爱猫之人才托付给他的圣猫后代。苏九墨郁闷地叹着气,从包里取出鱼味点心掰开来一小块一小块的味给怀里的小猫。一边喂猫一边自说自话。

“花花,你说我是不是不受欢迎啊……”

“咪~”小猫舔着他的指尖咪咪叫,想要吃鱼味点心。

“你这个小吃货就知道吃!”他正数落却听见身边落下一个人。

“喂!我话还没说完你跑这么快……”莫焱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居然爬这么高你还真是……果然猫都喜欢高的地方么?”

“我……”苏九墨在想他要不要换一个地方藏起来。

“诶诶往那边挪个地方给我~”莫焱一边说着一边坐到苏九墨身边,然后随手把一个酒葫芦扔给他。“尝尝。”

“我……我不太会喝酒。”苏九墨捧着酒葫芦一脸窘迫。

“这是我们丐帮的猴酒,尝尝吧。别的地方喝不到的。”

无奈,苏九墨接过葫芦喝了一口,然后瞬间一脸惊喜,那双银色的眼睛似乎漾起了星光:“甜的!!”

莫焱拄着下巴看着他的笑脸,这家伙虽然长相不似那些纯血统的波斯猫漂亮,也没有一头银发,但是笑起来的样子还是有些可爱的。

——还是只小猫呢,估计调教一下也会成为一个犀利的杀手猫吧……

苏九墨吹着风,捧着酒葫芦小口小口的抿着酒,怀里的小猫吃饱了,咕噜咕噜地在他怀里打起了瞌睡。

“我刚才不是想要欺负你的。”莫焱突然开口道。

“嗯……”苏九墨有些微醺,他眯着眼睛感受着带着一丝花香的微风轻声回答。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莫焱趁势问。

“苏九墨。”他沉声回答,“我叫苏九墨。”

“好名字——不过……听上去像是中原人!”

“我爹是中原人。”苏九墨笑了笑,但是笑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寂寞。“不过我对我爹没什么印象,大光明寺事变,我爹被杀了。”

“……”莫焱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光明寺事变他是听帮里的前辈说过的,所以知道。当年大唐军队血洗光明顶,正道武林把明教视作邪教叛逆。

“我娘说,我爹是个读书人,家道中落来大漠经商,然后被沙暴袭击被我娘的族人救了。我娘说我爹汉名姓苏,我娘怀我时,我爹就给我取了名字,说是如果是女儿就叫苏九青,若是男儿就叫苏九墨。”苏九墨看着远方君山的桃花杏林。

“你没有波斯名么?”莫焱眨眨眼,他认识的明教都有听起来怪怪的波斯名。

“有。”苏九墨抿了一口酒。

“哦?叫什么?”

“唔……我娘说,那是我们族英雄的名字,只有等我配得上那个名字时才允许我以那个名字自称,”苏九墨露出为难的神色,“所以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总有一天我能配得上这个名字,到时候第一个告诉你。——你呢?你又叫什么?”

“莫焱。”他拉过苏九墨的手,在他掌心上划拉着他名字的写法。“三个火的焱。”

“真好……”苏九墨由衷的感叹道,然后他笑了,“书上说'日暾暾其西舍兮,阳焱焱而复顾'。焱啊……这个字好,焱,光华也。像是我们明教的光明圣火。”

莫焱不吱声了,他盯着苏九墨的侧脸,然后伸出手掌心蹭过他的脸颊。

“怎么了?”苏九墨侧过头歪着脑袋看他,茫然地眨眨眼。

“没什么……你……你头上有桃花的花瓣。”莫焱别过视线盯着远方不知道哪个点。

“可能是我轻功飞过桃树时沾到的吧~”苏九墨毫不在意地给怀里的小猫顺着毛。

莫焱不作声,拎着酒壶喝了口酒,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小笨猫,根本没有什么桃花,不过你的脸手感倒是不错~


-TBC-

Free Talk:妈蛋怎么看都感觉是个纯情的故事。。。=_=最近打剑三文力死的和不要钱似的,然后实在对不起人民群众,感觉不产粮没资格吵吵饿,这么一来我坑又变多了!TUT就没有组织合志带我一个么?剑三全职都行啊!

嗯这个故事一部分真实取材于我和家丐。

故事里我直接用了我喵的ID,丐哥名字是我和家丐一起想的,然后她遗憾的告诉我这个ID被注册了。TUT

家丐犀利,捡到我时她就已经是8800的极道魔尊了,而我水得一比那啥,总觉得出门丢帮会的人。对我来说家丐既是情缘又是师父,一直在教我手法,我已经从出门就被打被打必挂送人头一刀没的蠢猫变成一个稍微有点脑子会拦路抢劫的喵了!我今天特别得意的和她说我现在不是一刀没而是至少要三刀了(出息呢?)这才不到半个月~果然想要打人就要学会挨打!(握拳)我儿子现在就是一小黑猫,我觉得自己暂时配不上仙风道骨的白毛,所以等我真正变成人头猫时我一定买个白毛纪念~

我隶属于一个杀手帮会,所以我要努力学杀人,PVP真心比PVE有趣诶~好欢乐~最后网三纵月鹅,欢迎找我玩。Y(^_^)Y(浩气的别来打我我们还是好朋友)




评论 ( 31 )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