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loft文章和照片,均谢绝转载】

FGO安卓py码100,105,724,201

徒有其表的老司机,身残志坚的美少女。
沉迷废狗,日渐咸鱼。
阵营:混乱善良。

wb @桃子_永远喜欢周迦骨科

 

【韩叶】含羞待草(草是三声!三声!!)

•故事起因是因为我的朋友养了一颗含羞草。然后我问她养得如何,她说“它有点不要脸”。拿电脑来传图啦~不知道枸杞杞家的含羞草还活着吗……





•于是我们给它起名叫叶修~
•这是个一点都不严肃的逗逼脑残故事~老韩变成吐槽角色了。另外要注意的是,过度接触含羞草的人会有毛发脱落的现象呢,一定要注意哦~


含羞草的花长这样——毛茸茸的小花,在叶修头上……你们想象一下。


真好,盆友送我一只珍珠鸟。

——拿错剧本了,是一株含羞草。

韩文清盯着花盆若有所思,含羞草怎么养,戳它一下它会卷起叶子吗?含羞草会开花吗……他想起他爱护花草树木的盆友王杰希那大小不一不对称的眼睛还有他拿给他这个花盆时神神叨叨的样子。

“老韩你神色太凶,养点好静的动物或者植物静静心吧。而且你一个人住,送你作伴好了,好好对它。”然后一个不大不小的花盆就被塞到了他的手上,都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既然人家送了就好好养吧!韩文清这么想。虽然面相凶恶但是韩文清也是个细心的汉子。爱护动物不践踏草坪有爱心有公德。

韩文清细心照顾着这株含羞草,一不留神三个月时间已经从他身边悄悄划过。这株含羞草在他卧室的窗台上吸日月之灵气——别问我三个月能吸啥灵气!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韩文清听见一些细微的响动,他皱着眉坐起来寻着声音看向窗台。因为拉着窗帘所以他只能看见一个小小的土豆一样的影子在花盆上一动一动。

——什么玩应!

韩文清连迟疑都没有就刷拉扯开窗帘,花盆上一个和土豆差不多大的小人光着身子正在努力把脚从花盆里拔出来。两个人——或者说一个人和一个不知道啥玩应四目相接,结果还是花盆里那只先开口了。

“诶呀,别光看着啊搭把手,没看我卡住了吗?”

韩文清刷拉拉上窗帘,一脸惊恐——他是惊,但是别人看到他的表情会觉得恐。

——卧槽王大眼你给我的盆栽成精了!!!

花盆里的人(妖?)奋力的把腿从土里拽出来然后由于后座力一屁股坐在窗台上很可怜的“矮油”一声。韩文清定了定神拉开窗帘看着揉着自己的屁股的小不点。

“你什么情况?”他问。

“一看你就没见过世面,没见过精灵啊!”光溜溜的家伙一出口却让人觉得十分欠揍,仔细看上去长了张有点卖相的软乎乎的脸,脑袋上还顶着片卷卷的叶子,赫然就是那株含羞草的叶子。这家伙似乎毫不在意自己赤身裸体,尽管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人偶一样。

——究竟怎样见过世面才会认为这世界上有精灵?韩文清似乎很无语,他觉得世界上唯一一个觉得有精灵的人就是王杰希那个中二病,就连自己的小侄女也不相信世界上有独角兽和小仙女了好么?

“这么说来王杰希并不是因为中二病病入膏肓啊。”韩文清自言自语看着那个小不点拍拍打打自己身上的土,他戳了戳他头顶的叶子,没想到那片叶子就像是不好意思地蜷缩了起来,然后那个小家伙抱着脑袋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你变态的啊耍流氓啊!不要碰我的性感带!”

韩文清头上暴起青筋——谁他妈知道那是你的性感带,为什么性感带会是一片叶子啊还长在头顶上!你不是有小鸡鸡的么我都看到了!(揍)

“阿𠰋——”自称精灵的家伙打了一个喷嚏,“花盆外面还是好冷,喂,刚才摸了我的性感带的,你作为道歉应该献上点御寒装备吧?”

冷就说冷啊!性感带性感带要说几次啊!腹诽着的韩文清还是认命的找了一条毛巾给他裹起来。

“看你长得凶巴巴的,但是意外的是个好人啊,我叫叶修,你叫什么?”看起来十分欠揍的光屁股精灵一副反客为主的德行。

“韩文清。”韩文清间接地回答,一边心中大规模吐槽着含羞草就叫叶羞啊什么鬼名字。

“拜托是修长的修不是害羞的羞!”叶修翻了个白眼,“你脑子里想些什么看你表情就知道干嘛一脸嫌弃啦我好歹也是个男精灵吧!”

韩文清突然觉得心好累世界好不真实。

“所以你一直是我家的盆栽吗?”韩文清终于决定问个问题。

“是啊~在花盆里蹲了三个月腿有点麻想趁你睡着出来溜达溜达的,但是你看,你把我照顾的太好三个月来我觉得我好像变胖了一点就卡住了。”说着叶修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韩文清承认他看起来确实肉肉的软软的,看起来有点可爱——只有那么一点!

“然后你要回去花盆里吗?”

“都被你看光光啦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吧?”叶修眨眨眼一脸舒服的坐在柔软的毛巾里,“我说老韩啊,养我吧!”

自来熟的称呼,毫无廉耻的求包养,话说三个月来不是一直在养着你吗?韩文清觉得槽点太多吐槽人手不够了。

“算了,就当是养着养着植物变成动物了,没什么差别。”他这样安慰自己。“你平时吃什么?”

“先给哥来盒红塔山!”叶修义正严辞,“三个月了有点犯瘾。”

“门都没有!”韩文清斩钉截铁,“开什么玩笑你抽烟?你有烟高吗?”

“口胡啊你以为哥只有这么高吗?哥身高178呢好么?分分钟长高给你看啊!”

韩文清没来得及吐槽就被绿色的烟雾包围了,然后他咳嗽着睁开眼,眼前是一个……一脸欠揍的长得有点好看的……裸男。

“怎么样,哥真身还是蛮帅的吧~”叶修头上的叶子得意的神展开,毫不在意自己的裸体。然后就看韩文清的脸一点点变黑再一点点变红,正所谓黑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不)

“你……先穿件衣服吧。”

“诶呀,不要看啦流氓!”叶修护住头上的叶子。

——为什么还是叶子啊太诡异了吧!你没注意自己光着屁股么!!!

韩文清顿觉心中万马在奔腾,每一匹都叫草泥。

给叶修找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耐心的把衬衫袖子和牛仔裤裤腿挽起来。叶修赤着脚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电视,除了脑瓜顶上长了片叶子之外其他哪里都像个人类。

“老韩,我想抽烟。”叶修趴在床上打滚。

“不行。”韩文清言简意赅,“你要睡觉回你的筐里去,别在我床上打滚。”

——叶修晚上睡觉时会变回土豆大小然后睡在一个韩文清给他弄的像个果篮似的筐里。原因是家里只有一张床。

“小气鬼,明明是个霸道总裁!”

“这和我的职业没关系,还有你那只眼睛看到我霸道?”下班回家奋力收拾着叶修搞得一塌糊涂的屋子的韩文清总裁如是说。明明他才是主人好么?现在感觉像是个被宠物使唤来使唤去的主人。

“电视里都这么演。”叶修嘿嘿笑着,他笑起来的样子像个天真的孩子。恶作剧之后的那种。

“叶修。”韩文清把挽起来的衣袖放下,“你作为宠物能不能不要祸祸屋子?”

“宠物不是只要卖萌就好了吗?”

“可是我现在只想揍你一顿。”

“我要去植物保护协会告你家庭暴力!”

“……”韩文清脸黑了,他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收拾叶修一顿。

看着韩文清堪比川剧一般的变脸速度,叶修从床上滚下来,讨好的扯着他的衣袖:“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啦,你早点说想让我帮忙做家务不就好了?”

“你会做家务?”韩文清不可置信。

“等着,哥给你露一手让你大吃一惊。”

当晚韩文清看着寄着围裙抄着铲子做饭的叶修惊讶的几乎掉了下巴。他不会做饭,家里的厨房几乎没怎么开过火。明明是个大集团的总裁家里也没人给做晚饭听起来是不是挺凄凉?但是叶修做饭做得有模有样的样子真的让他把吐槽的腹诽都忘记了。

——这家伙,穿围裙的样子倒是蛮合适的。看起来还蛮乖巧的。

他暗暗想。

三个菜有荤有素有河鲜。韩文清尝了一口之后就决定以后晚饭不叫外卖了。

“怎么样好吃吧~”叶修笑笑,“因为以前在王大眼家受够了他那惊人的黑暗料理。所以我有偷偷研究过做菜。”

韩文清拿筷子的手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点奇妙的刺痛一闪而过:“你也给他做过菜?”

“做过啊,可是那个家伙的口味和世界上其他生物都不一样,所以你看——”叶修摊摊手,“他为了保住他神圣的厨房就把我送给你了。”

韩文清又夹了一块鱼,心说那可是王大眼不识货了~

吃过饭,刷碗的是韩文清。叶修是只管挖坑不管埋的主,而且他喜欢的八点档电视剧开演了。听着叶修在屋里一边笑一边咔哧咔哧嚼薯片的声音,韩文清有一种自己好像结婚了的错觉。然后韩大总裁一边洗碗一边为自己这个念头悄悄的红了脸。

11点,洗好澡的韩文清擦干头发打算睡觉,结果回到卧室发现叶修蜷在他的被子里露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你回你的床。”

“凭什么啊精灵没人权吗?为什么我要睡在筐里啦你的床明明这么大。”

“你的意思你要和我一起睡?”韩文清承认他一瞬间脑袋里飘过邪恶的念头。

叶修点点头然后往里缩了缩给韩文清让出地方。韩文清叹了口气,掀开被子——放下被子。

“叶修,你裸睡么!!”他几乎要跳起来。

“我变小时也是裸睡的!”叶修撇嘴。

“可是你现在跟我一起睡!”

“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老韩……”

“……”

于是韩文清赌气一样钻进被窝,第二天早上起来叶修以极差的睡姿趴在韩文清怀里,口水的痕迹沾湿了韩文清的睡衣。——然后他遭到了第一次家庭暴力。

“禽兽……”含着眼泪捂着被揍了的屁股的叶修这样说。

韩文清表示他去上班了没听见。

最近韩文清霸图公司的员工发现,总裁下班开始准时回家并且形色匆忙。大家开始疯传韩总有了女朋友。

——其实只是养了一个家里蹲而已。最近叶修学会了上网玩着各种游戏不亦乐乎。

“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晚饭马上就好。”叶修从厨房露出脑袋,粉红色的围裙看起来意外的人妻。韩文清又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一瞬间的脑补。

——其实这样也挺好。

独居已久的韩文清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家庭感。

晚上睡觉时的叶修被韩文清强行套上了一套浅蓝色的睡衣,睡衣上有小兔子。叶修吐槽这睡衣幼稚坚决抵制,然后韩文清严肃的指着床头的那个小筐。

“不爽就回去你的床去睡。”

叶修听话的扣好睡衣扣子乖乖钻进被窝。

韩文清虽说这几年一直在打拼事业清心寡欲,但是这身边睡了一个又软又暖的生物还是让他的脑子不争气的有些遐思,而这些白天时不被注意的想法在夜晚成倍的放大,然后变成有颜色的绮梦。

叶修身上带着草木香,很清淡,只有靠得很近才闻得到,不知为何闻着他身上的味道会觉得很安心,睡觉也变得安稳起来。叶修脑袋上的叶子蜷缩着,其实看起来就像是头上掉了片草叶子似的。韩文清想起叶修小只的样子和他叫着别碰他的性感带的样子——如果在他睡着时摸摸看会怎么样?

于是他伸出了罪恶的手——戳戳。

“唔嗯~”叶修在梦里发出软绵绵的呻吟,翻了个身缩在被子里。

韩文清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闭上眼,努力让那柔软的呻吟声不在自己脑子里一遍遍回响,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叶修赤身裸体的样子、穿围裙的样子还有他的笑脸。

可是韩文清毕竟是个男人啊,他终究还是做了春梦。梦里的叶修带着微凉的体温笑得又甜又狡猾,然后那光溜溜的身子拱进自己怀里,含着笑吻了他。

——于是半夜三点韩总红着耳朵黑着脸偷偷躲在浴室洗内裤。

他才不承认他对叶修这个祸害产生了欲望!绝不承认!

但他得承认,叶修就像一颗种子,在他的心里发了芽,并嚣张的在他心里占据了日益变大的部分。

他习惯了看着叶修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时满足的表情,他习惯了叶修每天晚上缩在他的床上流口水的睡相,他的胃已经被叶修做得菜养刁,并且他很享受叶修做好饭菜等他回家的样子。

可是最近他发现叶修变得嗜睡,变得没精打彩。韩文清很担心。

——叶修是不是病了?

他给王杰希打电话,王杰希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儿。

“嗯,虽然有点难以接受,但是叶修他……”

韩文清咽了口口水生怕听到什么噩耗。

“叶修他要开花了。”王杰希如是说。

——你他妈逗我呢对吧?!

“开花前他会一直是那样,没事,就是脑袋上多了朵花而已,你看过喜羊羊吗?”

——我一点也不想和你讨论那群羊……

韩文清挂了电话,看着睡得一塌糊涂的叶修心情复杂。

“含羞草,会开花的啊?”

叶修脑袋上有着一个青色的花骨朵,看起来花期将近。

另一边王杰希一边摊开本草纲目,一边念叨着:“嗯,看来叶修是注定要和韩文清在一起了,送给他果然没错。”

韩文清照顾着沉睡的叶修,他脑袋上的花骨朵透出浅浅的紫粉色,韩文清不敢伸手碰,生怕打落了花苞。

“嗯,我喜欢的人要开花了。”他小声说,他没发现那句告白如此自然的流露出来,而熟睡的叶修眉毛动了动,他头上的花骨朵竟然瞧瞧的慢慢的绽开了。

清秀的、毛茸茸的一朵小花,淡雅的紫粉色。

叶修慢慢睁开了眼睛:“老韩?我开花了?”

韩文清果断掏出手机——开始连拍。

“等会!!”叶修恢复了活力一样扑过去,“给我看看什么样——”

“你也不知道你长了什么样的花啊?”

“我头一次开花我也不知道。”叶修呲呲牙,“老韩……”

“干嘛?”

“你刚才说你喜欢我——”

“!!”韩文清一翻白眼,合着这混蛋听见了啊!但是他打死不承认。“我没说。”

“你说谎!你看着我你看着我——”叶修扯着他的袖子一脸严肃认真,虽然头上的花看起来很不严肃。“我跟你说啊,我第一次开花你别驴我,我之所以能开出花就是因为你喜欢我,我心里都知道。你半夜偷偷摸摸的起来洗——”

“行了行了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行了吧!!”韩文清几乎是用吼的。叶修这混蛋什么都知道还这么假装,太可恶了!可是就是这么可恶也让韩文清觉得可爱。

“嘿嘿,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

“嗯?”韩文清脸黑得像锅底,着实不像刚刚告过白的人。

“我也喜欢你~”说罢叶修凑过去吻了韩文清——和韩文清梦里一样。

-End-

free talk:

写了一天才写完。真的不是我效率问题我还要出门上课出门做指甲。做指甲丢了80块钱肉疼——然后写结局时差点失手把老韩的告白写成心疼钱。OTZ

我在慢慢填脑洞还债。

这么长我也是蛮拼的,没有肉,肉留着写在冷浪漫系列里。见笑,贱笑。

其实含羞草还有一个名字叫夫妻草哦~~而且和叶修一起睡时睡得很稳的原因是因为含羞草有安神效果!


错字已订正,欢迎大家捉虫~

评论(37)
热度(138)
Top

© 桃生爱🍑Monou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