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生爱_Monouai

【所有loft文章和照片,均谢绝转载】

徒有其表的老司机,身残志坚的美少女。
沉迷废狗,日渐咸鱼。
阵营:混乱善良。

© 桃生爱_Monouai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冷浪漫(一发完结,到底什么是冷浪漫?)

•杀手叶修。和他的饲主(不)老韩。
•叶修似乎有着某种程度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这么说来老韩似乎也……
•有粗口,现在真的对这种操来操去的字眼非常着迷!
•请勿模仿哦~❤️


风吹过窗棂,酒店房间里砂金色的薄纱窗帘动了动,黑暗中一个人拎着鞋,赤着脚从窗子外面翻身进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轻柔矫捷的动作像一只优雅的猫科动物。他悄无声息地靠近床边,黑暗中那双眼睛仿佛映着月光闪烁着奇异的明亮,他向躺在床上的男人伸出手——

“这样不打招呼随随便便进来别人房间真的好吗?”床头的灯亮了,床上的男人沉声开口道,“叶修。”

韩文清坐起身,把黑色的丝质睡衣扣子扣好,然后打量着那翻窗进屋的人:“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了。”

“没办法啊老韩,”面容清秀笑脸柔和的男人开口,嗓音清亮,“我被人追杀嘛!”

“你他妈又在我的酒店里杀人了!”韩文清几乎是要暴起青筋。

“别这么说嘛老韩~这只是第二次而已。”叶修的笑容温和,但是他穿着的白衬衫已经被喷射状的血液浸透,染成了红棕色。

“啧……明天让新杰带人去处理吧,你杀人都不负责善后啊。”韩文清头疼的移开一个位子,叶修得寸进尺地扑了过去。“操!这可是我自己的房间,你给我把那带血的衣服脱了!”

“不要我不想动了累死了……”叶修有气无力,“你以为我从二十七楼拎着鞋爬到你三十三层容易吗?妈的现在坏人都喜欢高的地方吗?你不知道老子恐高啊吓死我了。”

韩文清嫌弃的把叶修翻了个个,然后痛苦的发现这家伙把不知道谁的血蹭在了他昂贵的床单上。他抬手想抽他,但是看着这家伙眼睛带着疲惫的乌青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的样子又终究没能下得去手。

“又他妈是被人追累了来我这儿补觉的吧。”他抬起的手最终只是揉了揉叶修柔软的头发。

“因为不知怎么的在你身边睡得特别安稳。”叶修搂着枕头笑得十分纯洁,如果单单是看他的笑脸,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在刀尖上舔血的杀手。

“别开玩笑了。”韩文清突然反手捏住他的下巴,“一个来杀我三次的家伙居然说在我身边睡得会很安稳?你的雇主会哭的。”

“诶呀~这不是没杀成还被你操个半死的么?”叶修仍然在笑,毫不畏惧地直视着韩文清的眼睛。

“哼~”韩文清勾起嘴角,然后用凶狠的几近于撕咬的方式掠夺了叶修的嘴唇,彼此唇舌间交换了一个带着血腥味的吻。

没错,韩文清掌握着这个城市最大的黑帮,军火、毒品、女人。钱和权利,他什么都不缺。得罪的人很多,恨他的人很多,叶修就是被雇来杀他的杀手。第一次差点被叶修得手,养了三个月的伤。第二次差点抓到叶修但结果还是被他狡猾的逃走了。第三次他抓住了叶修,抓住了也许是世界上最顶尖的杀手。然后他把叶修铐在床上操了他三天三夜。

三天后他放叶修走,并告诉他这就是惹恼他的下场,下次再来可就没那么容易放过他了。结果两个月后,浴血的叶修爬上了他的窗台,他眯着眼睛笑着,然后从身后抽出了一支牌子已经被血迹模糊了的红酒。

“杀了三次还没杀掉的人我是不会去碰的了~你是第一个人。怎么样?有兴趣一起喝一杯么?”

叶修的眼睛里有嗜血的纯真,韩文清想也没想,就接过了那家伙递出的酒瓶。

自那以后,叶修经常带着一身血迹出现在他的房间里,有时候他们只是坐在一起喝酒,有时候他们会上床,像野兽一样做爱。

韩文清曾偶然间见过叶修的睡颜,安稳,带着一个杀手所不应表现出的纯真。似乎他只要睡着了,他就是世界上最干净最纯洁的人。韩文清感觉那家伙似乎总也睡不够,每次来到他这里总是睡得很沉,似乎从不会在意或害怕韩文清在他熟睡时对他不利。他们的关系从目标和杀手这种纯粹的关系变的复杂,复杂到韩文清看着那安恬的睡颜时,忍不住轻轻去亲吻叶修的鬓边——这大概是这个自小在充满硝烟的地下世界里挣扎长大的男人这辈子做的最温柔浪漫的事。

回忆杀终了,韩文清拿过一套洁白的睡衣扔给叶修。

“滚去洗澡,然后给老子换上,别再搞脏床单了。”

“诶?”叶修翻身起来瞪着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没有直接扯了我裤子然后一插到底吗?”

“你这脏兮兮的样子我提不起性趣。还不快去洗澡?非要我亲自动手么?”

叶修咕弄了句什么就肆无忌惮的脱光衣服钻进了韩文清的浴室,听着流水声,韩文清从叶修脱下来的衣服里翻出了一支皱巴巴的七星烟的烟盒,里面还有最后一支烟,他勾起嘴角,点燃了那支七星,他没有吸烟,只是坐在那紫灰色的烟雾里,若有所思。

叶修洗好了澡换上了那身韩文清准备给他的纯白的睡衣,他搭着毛巾骂骂咧咧的走出浴室:“卧槽,老韩你这个变态都不给人准备内裤么——啊啊!!!”

他还没吐槽完就一个箭步飞扑过去:“老韩你王八蛋你怎么能把我最后一支事后烟给——”

“你是被操的那个凭什么抽事后烟?”韩文清捏住他的下巴把他拽到自己身边,然后抓起准备多时的电吹风,“过来,我给你擦头发。”

“哦。”叶修胳膊支着韩文清的腿,跪在他双腿间柔软的地毯上,他眯着眼睛享受着韩文清和严肃凶悍的面相不符的温柔动作,吹风机的暖风吹得他昏昏欲睡哈欠连连。

“好了。”韩文清关掉电吹风,揉了揉叶修的脑袋,“上床睡觉。”

“睡觉前要先上床么?我懂我懂……”叶修眼角挂着打哈欠所致的生理性泪水,一翻身趴在床上脸冲下,闷在枕头里瓮声瓮气,“一次就够了啊我怕屁股疼——诶呦!”

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叶修不解的侧过脸,一副“哥都趴好准备挨操了你居然不下手?”的表情。

“睡觉。”韩文清简单粗暴。

“今天真就这么放过我了?”叶修不相信。

“你到底困不困?”

“困得要死了。”

“那不就得了,我不喜欢奸尸。”韩文清关灯,把叶修往里推推然后他躺到了叶修身边,把他卷进怀里。

“老韩,床单上还有血迹。”

“明天让新杰来换。”

“哦~那你怎么解释床上有血?”

“叶修来了大姨妈血染床单所以我昨晚没操他。”韩文清闭着眼说瞎话。

“噗——”叶修笑了,“老韩,心脏了啊~”

“没你脏。”

“呵呵……”叶修眯起眼睛,往韩文清怀里缩了缩,“啊~好暖和~”

“叶修……”韩文清低声唤他。

“嗯?”叶修带着困倦的鼻音回应他。

“你知道我不是能让你这流浪猫累了就来歇息的沙发吧。”

“嗯。”叶修似乎是怕冷一样蜷起身体,但韩文清知道那是他不安的样子。

“所以……”他亲吻着叶修的耳朵,把他蜷缩起来的身体绷直往怀里搂紧了点,“别再做流浪猫了。”

——留下来,到我身边来吧。

“嗯……”叶修闭上了眼。

第二天早晨,阳光透过窗帘缝隙钻进屋,斜楞在地板上却无法照到韩文清的床,显得有些可怜。醒过来的韩文清臂弯里空空,叶修的血衣不见了,白色的睡衣凌乱的扔在床边的沙发上。

床上还有一张看起来是用烟盒撕开留下的字条,韩文清拿起来看着看着就笑了。

“亲爱的主人~我前思后想做为家猫也是需要自由空间的,所以我飞去意大利做下一单生意啦~不要太想我哦喵!❤️

另:下次我们上床时我希望看到你赔偿给我的事后烟,不用太贵~七星或者黄鹤楼随便什么都好~(笑)”

“哼,混蛋……”韩文清把字条扔进垃圾桶。站起身拉开窗帘,阳光刺眼。

“我等你回来。”韩文清望着天空自言自语,又像是述说给什么人。他不担心,因为再过不久,他淘气的宠物猫就会爬上他的窗台,也许还会带着一身狼狈的血迹,或是拎着鞋子甚至是沾了血迹的凶器,亦或是不知从哪儿顺来的不知名的酒然后笑得和世界上最纯洁的天使一样告诉他:“我回来了。”

-End-

Free Talk:说好的冷浪漫呢!硬汉气息的浪漫荡然无存了我好忧郁……我果然还是普普通通写小甜文好了。其实说到底这个故事为什么存在呢?只是因为我今天早起去考试回家后觉得实在太困了的产物……请小朋友不要模仿叶修哥哥徒手跑酷爬楼哦!也请不要模仿他杀人哦~毕竟故事只是故事而已嘛233。

我受够了自己满篇错别字。。。=_=改了好几次。。。
评论 ( 21 )
热度 ( 1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