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生爱_Monouai

【所有loft文章和照片,均谢绝转载】

徒有其表的老司机,身残志坚的美少女。
沉迷废狗,日渐咸鱼。
阵营:混乱善良。

© 桃生爱_Monouai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以悲伤为食的男人

•流着泪写了一个让自己半崩溃的故事。第一人称的一个关于悲伤和回忆的故事,算不得完全的韩叶但也无法割舍。
•没人看也无所谓,只是想要以这种方式让自己振作。
•故事里的人和事,有多少是真的呢?



第一次见到叶修和韩文清是在一个阴沉沉的下午。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浓浓的云层和低沉的气压,远处已经传来滚滚的雷声。我没有带伞,所以想要尽快回家。跑过那个街角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我个子很高,抬头想要道歉时几乎碰到对方的鼻尖。那是一个眉眼很好看的男人,但是他的皮肤病态的苍白,眼睛下面带着疲惫的乌青。男人的身子似乎有些单薄,被我撞到往后退了两步。他身后的男人比他高一点,下意识的扶住他的肩膀,然后一双凌厉的眼睛越过被我撞到的男人的肩膀看向我,那一瞬间我感觉似乎是有一把利剑穿过了我的灵魂,我想要张嘴道歉的话就这样卡在了嘴里——老实说我在那一瞬间以为要被敲诈了。

“老韩,你吓到这个妹子啦!”苍白的男人看着我似乎是怔了怔,然后他摆摆手笑了笑,“妹子抱歉了啊~”

我愣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样很是失礼:“不,我才要道歉,是我跑的太急了。”

“叶修——”苍白的男人身后那个眼神锐利被唤作老韩的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让我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像是灵魂都被用X光扫描了一般,他叫那个男人叶修。

还没等那个叫做叶修的男人张嘴,豆大的雨点已经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

“啊!老韩都是你啊出门那么急也没拿伞!”叶修抱怨着。“我可不想做落汤鸡啊~”

鬼使神差的,我听见我这样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家就在这楼上了,两位要来避个雨等雨停再走么?”

按理说一个单身女子把两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带到家里怎么想都觉得危险,可是我本能的觉得他们并不是坏人,而且这个被叫做叶修的男人让我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和安全的感觉。

“诶~你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啊?”叶修坐在沙发上接过我递给他的水杯,我家没有茶,只有我自己榨的果汁。

“嗯。”我无奈的点点头,“这房子是爷爷奶奶去世后留给我的,我没舍得卖,因为这里有很多回忆。”

“哦……这样啊。”他似乎是叹了口气。

他身边那个眼神犀利的男人没再看我,他似乎在发呆,眼神盯着墙上挂的照片。突然毫无征兆的开口道:“这照片上的人是你么?”

我顺着他视线看过去,那是张艺术照,放大挂在墙上,因为年头颇久,所以掉了颜色,照片上的人脸也有些模糊——那是我大约5、6岁左右的照片。

“是。”我点头,不明白他此刻谈话的意思,若不想交谈也大可不必这样和我硬聊天。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困惑,叶修笑了,他把玩着手里的杯子,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温柔的笑脸:“妹子,你相信世界上有生灵么?”

——生灵?

我听说过幽灵,但生灵还是让我有些茫然。我更加困惑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眼神犀利的老韩似乎是看不惯叶修这样兜圈子:“你和她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

然后他再次把视线甩向我,用一种认真的语气一字一句的说:“你知不知道你的灵魂缺了一部分?”

一瞬间我有些慌乱,我该不是带了两个精神病人回家吧?我张着嘴不知作何回应,窗外雨声渐渐变小,一些熹微的光划过云层。沿着我的窗棂爬进屋来。一丝薄薄的光晃在叶修脸上,他看起来还是笑得那么人畜无害,但此刻我却觉得他高深莫测。

“雨停了呢。”他放下杯子站起身似乎是想要伸个懒腰,我本能的后退两步有些戒备的看着他。“没关系,你不用怕,如果你最近出现例如健忘,嗜睡或者说是不停的做噩梦之类的事情就打这个电话吧。”

他塞给我一张卡片,然后走到房门口却突然回过头:“对了,谢谢你留我们避雨。”

那个被称为老韩的男人冲我点了下头,然后两个人就推开门消失在走廊的阴影里。

我呆立良久才拿起那张卡片,那甚至都算不得一张名片,白纸上,用清秀的字迹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还有两个名字。

叶修,韩文清。

“真是奇怪的人啊。”我走到垃圾桶边,看着那张奇怪的卡片回想着他们奇怪的举动和说出的话,最终还是没能把这张纸扔掉,而是把它压在了镜子下面的烟灰缸下。

事实上,他们说得很对,我最近开始嗜睡,还曾因为这个问题耽误了一些事情。梦中我总是梦到一个幽深的门洞,还有一栋看起来似乎有些老旧的楼。我在梦里拼命地跑啊跑,可是无论如何都拔不动脚步。醒来之后我开始健忘,我开始忘记了一些东西,有时候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都觉得不真实,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我很害怕,我自己一人住了许久,我的电话多久没有响起,我到底是不是依然活着,我每天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我被这些盘旋在脑海里的念头困惑折磨,于是我终于拿起了电话,拨打了那张简陋卡片上,名叫叶修和韩文清那两个奇怪男人的电话。

再次见到他们是在一家叫做入迷的咖啡厅里。我看着浓缩咖啡里自己的倒影,惊讶于自己的憔悴和深邃的黑眼圈。我有一次反省为什么我无端的信任了这两个一面之缘的奇怪陌生人。

“苏小姐。”韩文清的嗓音很沉,尽管他眼神锐利得吓人,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温和的,“你的脸色很不好。”

“是……”我摆弄着咖啡杯,不知从何说起。

“最近有做什么噩梦么?啊,我说的噩梦并不是小孩子梦见可怕怪物的梦,是那种让你觉得很累,很不舒服的梦。”叶修看着我,眼神和笑容都很温和。

噩梦么?于是我给他讲述了我最近的梦境,梦里孤单无助的心情都不是假的,以至于我发现我是流着泪醒来。

“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梦里的场景,我为什么会在哪里,我为什么觉得那么悲伤,感觉好像……”

“——像灵魂漏了一个窟窿。”叶修接着我的话说。

“没错……”我惊讶于他的描述呆呆的看着他。

韩文清和他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叶修站起身:“苏小姐,你是否愿意跟我们去一个地方?也许去过了你的问题就解决了。”

坐在公车上,车上人不多,我坐在叶修和韩文清身后,打量着他们的后脑勺,这两个男人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总觉得他们身上的气质很是不可思议。

车窗外的景色飞驰,周围的建筑似乎让我有些奇妙的熟悉感。

最终车子停在了一个站台,我们三个走下车,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建筑和陈设,回忆像是潮水一样的席卷了我。

没错,幽深晦暗的门洞走廊,坑洼不平的小院落,院子里嗡嗡作响的鼓风机,还有下过雨后亮晶晶的水坑。

我耳边似乎响起小孩子的笑声,还有自行车的吱呀作响,老旧的木制楼梯发出的被雨水浸湿又被阳光晒干的味道,眼前似乎飞过了一些彩色的肥皂泡。

——啊啊,没错我想起来了,梦里那个无论我怎么奔跑都无法到达的地方,是我童年的家啊……

“给。”叶修递给我一张纸巾,“擦擦眼泪吧。”他说。

原来我脸上早已经爬满泪痕。

“其实我们和你相见并不是偶然。”叶修缓缓地开口,他指向一个三楼的窗口,“这里的磁场出现了异常,这家人近一个月来发现家里似乎有其他人生活的痕迹,也经常听到小孩子的笑声。可是他们家并没有小孩子,于是他找到了我们,调查了前任屋主的资料之后,我们只找到了你,见到你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

他拉着我坐在台阶上,韩文清绕着手站在一边看着我们,叶修又递给了我一张纸巾:“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问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生灵么?你的灵魂缺了一块,很大的一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情绪最近没什么波动感觉不到快乐?”

我点点头,没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抑郁症才感觉不到快乐的。

“其实是你的某种执着把你的灵魂分裂了出去,分裂出去的这部分你带走了你的快乐和你的一部分记忆。那家屋主现在应该正在旅行中,一会儿我打开门时无论跑出什么,你都要抓住它,听明白了么?”叶修认真的看着我,我觉得他眼睛里好像闪着光。

我点了点头,叶修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尘又拉着我站起来,韩文清跟在我们身后我们一步一步踏上了那年久失修木板有些松动的楼梯。

站在我曾经的家门口,我感觉我的心砰砰作响的跳着。叶修说一会儿会跑出东西,究竟会跑出什么呢?会是可怕的黑影还是怪物?

“我开门了。”

我的心仿佛悬在了嗓子眼。

门扉开启,我听见吱呀一声,我想说我还没准备好,可是却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冲出了本应该没有人的家直接撞在我怀里。

我下意识的弯腰接住她——没错,闯出来的是一个小女孩儿。

我低下头想问她是否受伤,但是那孩子抬起头的那一刻却让我忘记了呼吸。

——那是大概6、7岁左右的我。

“这……这是……”怀里的“我”冲我笑笑,那样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地笑着,然后把头埋在我怀里,乖巧的样子惹人怜爱。

“啊,这是分离出去的你的灵魂。”韩文清低沉的嗓音在我身后响起。

回忆像是走马灯一样闪现在我眼前,有我刚搬新家在新的床上爬上爬下的回忆,有我牵着双亲的手在路上一蹦一跳的回忆,有我和其他孩子在院子里玩耍,骑着小自行车到处捡发亮的石头的回忆,有我躺在床上母亲给我讲故事的回忆。都是我珍贵的、被遗忘了的幸福和快乐。

“你要带我走么?可是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啊?”怀里幼年的我抬起头这样说,然后她目光怔了怔,“你在哭吗?”

我的泪水像是雨水一样打下来,幼年的我抬起手给我擦着眼泪,她掘起嘴:“别哭了,哭太多的话眼睛会融化掉啊。”

我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把她搂在怀里,像是抱着什么珍贵的宝物一般怀抱着我的童年。然后哭得声嘶力竭。

“人类的悲伤会让人的灵魂产生空隙,而又因为执念过于强大所以导致灵魂擅自分裂,这孩子是你的快乐,是你的记忆,也是你的'愿望'。”叶修在我身后缓缓的说。

没错,我的愿望,就是回到“家”。

双亲离异后各自有了新的生活,而我却觉得我就像是他们生命里的错误,在他们的新生活里我更像是一个客人,我病了,我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但那里不是家,只是我的房子……我固执的想要回家,却在梦里迷失了方向,对于我来说童年的老屋才是我的“家”有我们一家三口生活的痕迹。可是搬家以后,我的这部分记忆一起遗失了。

我的双亲有了新的生活并且向前看了。但是谁都没有发现,我还留在原地,看不到向前的路。

——于是我把自己弄丢了。

“——你为什么在哭呢?”我的童年这样问我,她仍然带着令人羡慕的纯真笑容。

没错,我内心深处渴望回家,渴望那段不长但是很快乐的童年,于是我的灵魂裂开了,擅自创造了一个幸福快乐无忧无虑的我。这个我会等爸爸妈妈回家三个人一起吃饭,这个我会喜欢在那阴暗的小房间摆弄一些小玩具,这个我不听故事会睡不着,这个我是单纯幸福快乐的。

“小鬼。”韩文清走过来蹲在我身边看着幼年的我,“回去吧,在这样下去再过不久你们的灵魂会破碎的。”

“可是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她固执的盯着韩文清,似乎毫不畏惧他犀利的目光。

“他们有了新生活了,放下吧。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韩文清这样说。

她却还是撅着嘴,不舍的望着她的房间——我童年的房间。

“回去吧,你走丢了,你的主人现在活得很痛苦。”叶修也半跪下来。“人的灵魂是脆弱的东西,缺了一部分就不完整了。来吧,向前看吧……还有很多未知的幸福在等着你的。”

“未知的幸福里面有彩虹糖么?有高高的大恐龙么?”小小的我眼睛亮亮的。

“啊,是比恐龙和彩虹糖更好的东西……”叶修笑着摸摸她的脑袋。

于是她高兴的闭上眼紧紧的抱着我,变成了一道亮蓝色的光,融进了我的身体。

“你的灵魂是亮蓝色的呢~蓝色系的灵魂的人都有艺术家潜质的。”叶修笑着看着我,然后拍拍我的肩膀,“人生在世有些东西是没法选择的,别再故步自封了,是时候向前看了。”

“但是一个人很寂寞啊……”我蜷缩着身体坐在地上,我的快乐和幸福的记忆回到了我的身体,但是我仍然沉浸在悲伤的余韵里。

“真没办法啊,那我帮你把悲伤吃掉吧!”叶修站起来,逆着光,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

“怎么样?吃饱了?”韩文清看着叶修一脸餍足的舔着唇角,“我不明白你的美食观,悲伤的味道明明是又酸又苦的。”

“呵~以噩梦和恐惧为食的男人怎么会理解悲伤这种东西的美味啊~噩梦什么的辣死了!”叶修摆摆手,“老韩你就是因为总吃那种东西才会长那么吓人的一张脸啊~”

“算了我不和你吵。”韩文清伸出手用手背擦了擦叶修的脸,“眼泪。”

“啊,真的……是对那孩子的悲伤产生共鸣了。”叶修抬起手擦拭着眼角的泪痕,“不过这样一来她也能走出阴影向前看了吧。”

“希望如此。”韩文清言简意赅。

“人类真是脆弱而又美丽的生物呢。”叶修感慨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支烟,他的手很漂亮,夹着烟的姿势说不出的优雅,“但是人世间的悲伤和痛苦还是有很多呢。”

“所以我们才不至于饿肚子。”

“说得也是。”叶修吐出一口紫色的烟雾,“走吧老韩!”

“去哪儿?”

“偶尔也想尝尝人类的美食嘛!我们去吃大盘鸡怎么样?”

“可以但是要多放辣椒。”

“那个就饶了我吧……”

夕阳西下,阳光正好。

-End-

=====================================================================

free talk:

没错故事里的事来自于我真实的生活,但是我的爷爷奶奶还健在就是了。我经历过生离,却不曾经历死别,所以我实在不敢想像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我的世界将会变的怎样。

我在孤单和痛苦中度过了8年,我的双亲已经各自有了新的生活并且幸福美满,所以我才觉得我与他们的幸福格格不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回到了我的旧居,然后坐在那松动的木楼梯上在旁人不解的眼光里哭得像个孩子。我仍然怀念那个家,直至今日我也觉得那里才是我的家。

我曾经被人说过“写出这样温暖幸福的故事的人一定是被幸福包裹着长大的吧”我听到这句话时心里非常难过,我患过抑郁症,自杀过,恨过也流泪过,我一遍噼里啪啦掉着眼泪一边写了这个故事,我只想告诉自己,八年了,是时候放下了,因为生活还要向前,我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私心写了韩叶,但是目的还是我想要鼓励自己。如果有人看到这里,我只想说:故事虽非完全写实,但是我的感情都在这里,若你读懂了,请接受我的感谢。


桃子,于 哈尔滨。

评论 ( 22 )
热度 ( 54 )
  1. 卷毛小雪兔桃生爱_Monouai 转载了此文字
    看哭了…字里行间都是悲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