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生爱_Monouai

【所有loft文章和照片,均谢绝转载】

徒有其表的老司机,身残志坚的美少女。
沉迷废狗,日渐咸鱼。
阵营:混乱善良。

© 桃生爱_Monouai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02

•依旧警员设定,这么久没更不是因为我忘了是因为坑太多。
•这回玩大了……_| ̄|○(土下座)
•我是学旅游的不是学刑侦的我写这么个案子真是自讨苦吃啊。TUT
•总之我会努力的。求好的案件构思啊!

02.
叶修和韩文清赶到案发现场,抛尸地点位于一个有湖的公园,第一发现人是晨练至此的一个大爷,现在已经吓晕了送去医院了。由于周围已经拦了警戒线,法医科的喻文州正在检查尸体。他这个人被称为法医科的高岭之花,在学校时就有传说喻文州这个人虽然平时温文尔雅,笑起来温柔待人又随和。但他一旦拿着手术刀时完全就是可怕的大魔王,五分钟卸下一条大腿……五分钟卸下一条大腿……

韩文清疏散着围观群众,叶修钻过警戒线和喻文州打了招呼,然后皱着眉头看着被截肢的尸体被喻文州一点点往回拼。

“手法很利落,你看这里,刀口深且垂直,正好是关节连接的地方。凶器初步判断应该是斧子一类的东西,而且凶手一定是很有力气的人。被害人的牙齿都被敲掉,指纹均被烫伤损毁,初步估计是20岁到30岁的女性。其他的要带回去进一步解剖。”喻文州戴着口罩,声音有点闷闷的。他的脸色不太好,这是他这个月第二次碰上这样的尸体了。“看来今晚又要加班了。”

“辛苦啦文州。”叶修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接下来我们也有的忙了,估计要成立专案组了。”

喻文州苦笑,带着几个下属继续着手里的活动。

“唔……真是碰上了变态的家伙,一个月连续作案两起也真是大胆啊。老韩你就别去看了,文州见惯尸体的人现在表情都不太好。”叶修从警戒线里钻出来捂着鼻子掏出烟盒,还没等烟叼在嘴上就被韩文清夺下来。

“我不是都给你扔了么你哪儿又摸出来的?”韩文清皱眉,“鉴识科来人取证了,你别站这儿,挡害。(注:就是挡路占地方的意思)”

叶修啧了一声之后却老老实实的站到一边去,然后掏出个小本子认真的写着什么。本子上记录了上一起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他边写边做着比较。被害人女性,被碎尸后抛尸,但是由于被害者牙齿均被敲掉,指纹也被破坏,甚至没有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给调查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老韩,上次案子案情分析会你参加了么?”叶修咬着铅笔根问。

“啊,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案发现场一塌糊涂,第一现场不明,能判断死者年龄身份的东西一概不明,凶手截肢尸体的手法干净利落,初步判断是仇杀或情杀。”韩文清顿了顿,“抛尸现场都是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所以凶手转移尸体应该是晚上。”

“刚才文州说尸体肢体断面都很整齐,可见此人要么就是有着一定的医学知识,要么就是屠夫。这倒是一个很好的侦破方向。但是这个时代还有多少普通人家有着斧头啊……”叶修叼着铅笔看着天,“啧……老韩你还是把烟盒还给我吧,这样太难受了。”

“少废话——”韩文清还打算继续说些什么,就听见电话响,接起来之后应了两声挂掉,“走了,回去了,说是要成立专案组,回去跑跑被害人身份吧。”

“啊……又要加班吃泡面了……”叶修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

回到局里叶修先是让张佳乐去查了失踪人口档案,又去了一趟鉴识科,鉴识科的王杰希从埋在一堆文件资料里费劲的把痕迹鉴定抽出来交给叶修,那是很多份足迹坚定。

“前辈你们的案子怎么都那么惹人烦,单单是足迹就有十好几种,有几个被覆盖了实在没法弄了……”王杰希手里还在忙着做着化学实验。

“行了,有总比没有强,谢了大眼~”

王杰希:“-_—不谢……”

叶修折腾一圈回到办公室之后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半了,没吃饭……饿……错过了食堂吃饭的时间啊,泡个面吧~

正准备去烧开水,就看见韩文清拎着两个外卖盒过来了:“就知道你也没吃,给你带饭了,过来吃饭。”

“带了什么?啊~哟!叉烧肉和包子啊——”叶修伸手就要拿,“疼!”

被用筷子打了手,叶修一脸悲愤:“给我带的还不让我吃!”

“你洗手了么?去洗手!”韩文清怒斥。

叶修灰溜溜去洗手,洗过手过来,韩文清把香菇馅儿的包子递给叶修,然后从桌子抽屉里翻出一罐辣椒酱。

“诶呦我去老韩,别别别,别吃这红呼呼的东西,哥现在看着这个有点反胃。”叶修皱着眉,捂着嘴,然后他被包子噎住了。“咳咳!”

韩文清把辣椒酱收起来,回手把叶修的杯子接上水,稍微兑了点热水后递给他:“没出息。”

叶修灌了两口水,撅撅嘴抢了韩文清一块叉烧,然后得意的笑笑。

韩文清叹了口气摇摇头。

“老叶老韩~开会啦!!!”张佳乐喊他们。

“就来!”叶修把手里的包子三五口塞进嘴里,双颊鼓得像只储藏食物的花栗鼠。“肘吧闹韩。”

“咽下去再说话!”韩文清斥道,然后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晚上又要加班了……

-TBC-

01在这里

评论 ( 4 )
热度 ( 20 )
TOP